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1,捡到了美人鱼

      1,
    海风呼啸,迎面而来的风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气味。
    百年来,司黎砍杀海兽愈加的熟练,连这张着血盆大口状如山丘的狰狞海兽也能一刀了结。将散发着森冷寒光的碎玉剑从最后一只海兽的尸体中拔出时,身边传来“自欢仙子”的高呼声。
    寒潮将至,伴随而来的是阵阵海兽。
    这个东海沿岸的聚灵镇是司黎百年来的落脚地,她靠着砍杀海兽修炼多年。只是不知为何这两年兽潮愈加可怖凶猛,她一人砍杀起来都有些吃力。幸好每年想来历练的修士也很多,还算可以分担些。只不过像她会这样留下来生活的修仙人士几乎没有,虽然这里叫做聚灵镇,却是一个灵气稀薄的地方。
    而且修道之人讲究的是一个避世,选择入世的是极少数。
    她麻利的剖开海兽的尸体,取出妖丹随手丢给了跟在她身边的陌生修士。
    虽然靠着海兽她很顺利的到达了金丹期的瓶颈,可是这几十年来她总是无法突破。卡在金丹期的修士比比皆是,达到金丹期寿命可以延长三百年。这是个比较尴尬的岁数,很多修士往往都是活到这个岁数才发觉还想再活五百年。所以死在金丹期的修士是也最多的,看似很简单的一个大乘期却是半数修士可望不可即的巅峰。
    司黎出身名门,又刻苦努力,在十八岁那年就结下金丹成为了金丹期的修士。年少有为的她,眼看就还剩两年寿命了,本来还觉得活够久的的司黎也不能免俗的不想死了。纵使她一天也未曾懈怠修行,可无论使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来到大乘期
    海兽尸体和血液都有剧毒,很多修士都不屑拾起,各取所需以后纷纷收剑向司黎拜别。
    这还是一位交情三百多年的艳鬼授与她关于如何炼制的方法,算起来这是除了宗门以外认识最久的“人”了。
    海兽的血液可提炼为毒药,只要够菁纯,一道伤口就可短暂迷晕一个金丹期修士。海兽的肉祛毒也可食用,她一般都是处理好了以后丢进大海喂鱼。至于牙齿和骨头,她没事就和闲着也没事的艳鬼一起在那打磨。
    只知道艳鬼死于十八岁那年,金榜题名的那晚被人暗害而死,不知道怎么修炼就剑走偏锋成了艳鬼。字明远,真实姓名不肯告知,怕成为伤害他的命门。
    反观司黎这边上辈子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兽医,好不容易升职加薪成了连锁宠物医院的院长时,意外丧生在一场大火中。死亡的痛苦记忆哪怕是胎穿成了婴儿以后,也总是萦绕在她心头,每每回想起来都吓得直哭。
    修道之人不容易孕育生命,她是青云宗无量峰的峰主司海道与道侣黎明明备孕百年才得来的女儿。二人皆是洞天期的修士,主要负责青云宗的护卫与刑罚。性格虽然刻板,但是公平公正很受人爱戴。
    其实她本人也没想过会穿越到看过的玄幻言情小说中,并且成了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
    原小说的司黎资质平平,因父母的关系还是顺利的拜入了掌门门下,由他亲自开蒙教导。司海道或许对他人严格,但是对女儿就有些过份骄纵了,导致了她无法无天的性格。不潜心修行也就罢了,更是在百岁寿命将至时才在各种灵丹妙药之下灌顶成了金丹期修士。后续爱上小师弟,也就是男主沉君霖,更是仗势欺人,还欺负小白花一样的女主楼雪芙。最后害得楼雪芙差点惨死,男主魔神血脉觉醒,最终将她残忍打入秘境深处受百兽撕咬。
    即使师尊俞朗星在司海道的祈求下将她救起,还是很快在他怀中断了气。
    切身的死亡记忆,加上小说里的描述,导致司黎一直都很惜命也很努力。
    司海道甚是欣慰,什么天材地宝都往自家女儿身上砸。连掌门师尊俞朗星对她勤能补拙的态度也很满意,大课之余还额外开小灶。所以她十二岁就早早筑基,被派出去历练了。
    她接到一个驱鬼的任务来到一个的村落,意外发现了重伤的艳鬼。
    彼时的明远被同类重创,和司黎在破庙相遇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别说已经是筑基修士的司黎,哪怕一个刚入门的小道都可以让他灰飞烟灭。维持不了人类容颜的明远幻化着最恐怖最真实的面目面对司黎,把司黎吓得半死。
    司黎吓得连连后退却没有拔剑,而是从乾坤袋丢出一堆灵草砸向他。
    “???”明远虚张声势的伸出利爪,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你好好养伤吧,都幻化不出人形了这也太恐怖了吧……我看你身上没有丝毫血腥味,应该还未害过人吧?总之你自己多保重,我先走了。”说完明远就看到这个小女孩模样的修士闭着眼抱着剑跑了。
    直到他后来靠着那些灵草修养得差不多了,甚至一口气突破到了鬼王的水平,他才又见到了那个小女孩。
    其实也才过了几个月,他寻着她凌厉的剑气在另一个村落找到了她。只见她一脸狼狈的挥着剑,各种高级符咒不要钱的撒,正和一个鬼王级别的尸鬼对抗着。这只尸鬼就是靠着吸食同类的精气才能快速精进,更别说是吞食人类血肉了。像司黎这种天资聪颖又年幼的修士,更是大补。
    当初就是被他偷袭才会伤成那个样子,加上司黎的不杀之恩,新仇旧恨一起算明远直接出手灭了他。
    利落挖出尸鬼的尸丹时,明远看到司黎下意识的皱着眉。
    “给你。”明远将血淋淋的尸丹递给了司黎,一脸的坦然。
    司黎浑身都是伤,血淋淋的模样都快站不住了,礼貌的道谢然后摇摇头。
    “这个尸丹对于你们的修行大有益处,你给了我我不会炼化就算了……就算炼化了效果也大打折扣了。”司黎看明远要开口,连忙又说:“你的境界和他是一样的,哪怕没有我你也有机会杀死他。所以没必要说什么感谢的话,然后把尸丹给我。”
    说完,她苦笑:“你不趁现在杀我进补,已是大恩了。”
    显然她没有认出他来,于是他坏心眼的幻化出破庙初见的模样,成功把司黎吓得一声惨叫后退,然后虚弱地跌倒在地上。
    “你怎么那么胆小?”明远觉得她很好笑。
    “这是你死前的样子吗?那么好看啊?”司黎撑着剑,勉励的站了起来真诚的说。
    这还真是我问天来你答地.……明远饶有兴致的哼了一声,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鬼吗?”
    司黎摇摇头。
    “艳鬼~”明远说着向她抛了个眉眼。
    看到司黎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还以为她是年纪小不开窍,不懂得欣赏他的美色。
    谁知道司黎却说:“不是,你那么正派英俊少年的一张脸,哪里和艳鬼沾边了?”
    明远忍住又哼了一声,他做鬼也不是很多年,还带着死时的一些意气风发和孩子气。
    “你还蛮有眼光嘛。”他嘴角都要压不住了,但还是一脸嫌弃的将矮小的司黎夹在胳膊里,腾云驾雾的飞走了。
    司黎在初遇的破庙中吃了他炼化的尸丹,尸毒一下就清了,伤口在灵草的药效下好得特别快。
    “我叫司黎,你叫什么?”司黎本来就很礼貌,更因为服务业做久了待人接物都异常客气,现在也还是一样。
    明远想了想回答:“我的表字为明远,你叫我明远吧。”
    “啊……叫你的字会不会太亲密啦,我们又不熟。”司黎一想到她看到的那些海量言情小说,不是都说称呼表字很亲密吗。
    “难不成告诉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让你算一卦就置我于死地啊?”明远伸出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用大声说话来掩饰自己的脸红,如果做鬼还可以脸红的话。
    “说的也是……抱歉……”司黎一瞬间真想敲自己脑袋,鬼怪妖邪的名字和契约一样,是轻易不能让人知道的,容易让有心人士做成诅咒。
    她虽然理论知识学了很多,但是实际的经验还是少,还是需要多多积累。
    一人一鬼聊了很多,顺理成章的成了朋友一直到现在。
    待清理好海上的尸首后,一条环形海蛇悄无声息的游到了司黎身边,一瞬间变成了一个身上长着环形花纹的小男孩。
    “司黎姐姐。”他兴奋的整个人冲进了她的怀里,被她稳稳的抱住。
    “小环,怎么了?”虽然她保护了这一片海域,很多有灵性的小动物都很感激她,但是像这般亲近的还是少数。
    小环正准备开始说话,低头发现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环上了他的脚踝,黑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小白!”小环兴奋的摸了摸它的头,或许是因为都蛇,小环很亲近它。
    这是司黎几年前在海上捞起来的小白蛇,瘦瘦小小奄奄一息的模样,头上还有两个小小的鼓包看起来像角。有灵智却不会说话,像是白化病的蛇,或许还是和蛟龙的混血,司黎觉得很稀罕就养起来了。她没什么取名字的雅兴,就叫它小白了。
    兴许是什么变异的海兽?
    小白虽然弱弱的,身体也就两根手指那般粗,全身都不到一米长。但是自从它环在司黎身上后,一些低阶的灵族和海兽都不敢接近她。她感受不到小白的恶意,所以一直悉心的饲养着它,走哪都揣着。
    “司黎姐姐,你知道最近为什么来海潮镇的修士特别多吗……龟爷爷叫我来跟你说,是因为最近海中有个传言,附近一个洞穴里藏着一个宝物,那是可以使人突破金丹期的好东西。”小环虽然长得有些怪,但是声音脆生生的很好听。
    他口中的龟爷爷是一只活了千年的海龟,沉静又有智慧,对司黎很是欣赏。
    小环抱住司黎的脖颈,靠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是真的哦,龟爷爷亲自去找的,真的找到了一个布满了结界的洞穴让我带你去。”
    司黎很是心动,她又觉得太巧了,仔细一想卡在金丹期的人也不只她一个,应该不是针对她的陷阱吧?而且她很信任龟爷爷,他做事谨慎,肯定是查明了一切才会让小环带他去的。
    还是决定赌一把,等到夜里趁着夜色随小环来到一个离岸边有些距离的暗礁群。一靠近还没察觉什么,直到龟爷爷趴在一块礁石上,指了指面前的一处虚空处。司黎收敛行踪,放缓呼吸的频率悄然来到那块虚空处,伸手一摸果然有结界一样的东西存在。是很高阶的结界,好在他的师尊是阵法高手,平日里的书信往来不仅教导了她很多相关知识还送了一堆高级符咒。
    她先在四周设置了一个结界,然后开始寻找阵眼,掏出一个化虚修士亲自撰写的符箓贴上去,大喝一句“破”!眼前的虚空出现了一个洞穴入口,司黎让小白先进去探路,确认无误以后才走进。
    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宝物,出乎意料的是一个人。
    或许说是人也不合适,是一个鲛人。
    她实在是太美了,即使被锁链吊起双臂狼狈得垂头散发,但是那浅金色的卷发在司黎手上的夜明珠的照射下仿佛有着淡淡荧光。听到动静睁开的那双碧蓝色的双眸,一时间不知道是天空落入了海中,还是大海倒映了天空,简直美轮美奂。
    司黎活了那么久,见过的美人何止凡几,但是这般会让她愣神的美貌还是第一个。
    她的脸美得雌雄莫辨,靠近些才发现她人身鱼尾整体显得修长高大。皮肤白皙骨架有些大,但是很协调,碧蓝色的鱼尾在黑暗中依旧显得波光粼粼。唯有胸前饱满的双乳显得很诡异,那对双乳肿胀得像是哺乳期。她低头往地上一看,果然有两个小碗里面装着不明的白色液体……
    看到司黎疑惑的表情,美人鱼开口说话了:“你猜的没错,那里面是我的乳汁……消息也是我想办法放出去的,喝了我的乳汁确实有增进功力的功效。”美人鱼的声音虚弱但是动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洞穴里说话,她觉得每一句话都是在她耳边说的。
    司黎倒是管不了那么多,只问了一句:“你是想让人救你走吧?”
    美人鱼点点头。
    --
    第一章完,算是用最简单最快速的文字交代了大部分背景,不知道各位小天使能看到习惯不。
    第二章就会有一些微微的h,小狐狸也快登场啦!
    (会让男嘉宾都尽快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