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2,喝美人鱼的乳汁,和美人鱼亲亲

      司黎看向美人鱼,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是危险人物。
    直觉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但是她至今都依赖直觉也算过得不错。
    小白四周溜达了一圈,甚至爬到了美人鱼身上嗅了半天,温顺的吐了吐蛇信子表示没有异样。
    当机立断,司黎拔出剑砍断锁链接住滑落的美人鱼,脱下外袍将她的上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给她穿衣的时候才发现她两个手腕处链接锁链的黑色铁环是一种特殊的金属,可以封住修士的大部分修为,让其会变得只有筑基初期的能力。
    仔细检查周围,未发现有特殊机关和遗漏的东西,她将美人鱼打横抱起正准备离开,美人鱼却拉住她的衣袖让她喝下碗里的乳汁……
    “非喝不可吗?”司黎一脸尴尬。
    “我……我其实……那两碗乳汁滴了两天了才那么点,不喝浪费……”美人鱼说完,害羞的低下头往司黎怀里钻。
    司黎想想好吧,打开乾坤袋将两碗乳汁小心的装了起来。她的身上的耳坠,脖子上的玉佩还有腕上的手串都大有玄机几乎不会离身,而她的乾坤袋就隐藏其中。
    一路在龟爷爷的掩护下,顺利的回到了她在海边的小屋。
    “海水还是淡水?热水还是冷水?”回到家以后将美人鱼放在了她特制的洗澡桶里柔声问。
    她一直都很喜欢泡澡,来这里后就命人特制了好几个超大的洗澡桶,她泡的时候才足以展开身体,并且盥洗室也是根据她的喜好布置的。
    “都行。”美人鱼柔声的说,双手仍旧紧紧抓着上衣。
    司黎很贴心的没说什么,一路小跑从前院的两个蓄水的大水缸里打水把桶给装满了。
    待美人鱼神色舒展许多后,她才拉了把椅子坐在洗澡桶旁边和美人鱼面对面。
    “你好,我叫司黎,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被囚禁在那个地方,被关多久了?”司黎看似温柔,双眼却直视对方让她没办法别开眼。
    “我叫辉月。”美人鱼柔声的说。
    司黎忽然意识到那种诡异的感觉在哪里了,眼前的美人鱼给人一种雌雄莫辨的感觉,唯一可以说是女性性征的就是那对饱满的双乳了。可是不管声音还是长相,都过份中性了,完全分辨不出性别。
    一直都听说深海里有鲛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关于鲛人的传闻有很多,但是基本上不会太坏,无非就貌美充满了魅惑,但是雌雄同体。
    但是也听说鲛人在成年后就可以自行选择分化性别,并且是不可逆的。
    关于鲛人的设定,和她以往看过的小说来说大差不差的,区别就在于她也未接触过真正的鲛人。
    难道眼前的鲛人还没成年才被逮到?毕竟即使没有黑铁石,司黎也觉得她看起来很弱。但是鲛人是传说中的种族,她自然也不会小看对方所以很谨慎。
    由于前世的职业习惯,其实她还蛮经常捡人或者小动物回家的。在这个世界只有善心没有能力和警惕心吗,她早不知道死几百回了。
    又仔细瞅了瞅眼前的美人鱼,辉月……她美得如同太阳神般璀璨又耀眼,名字是不是起反了啊?不过辉月是会让司黎想到辉月姬,但是这里应该没这个典故才对。
    “我知道你。”辉月接着说到:“虽然洞穴里有结界,但是为了让海水流通进来浸润我的鱼尾,也是会有些小鱼小虾进来的。偶尔也有些开了灵智的小鱼,是我让它们把消息带出去的。我被关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冬天吗?我记得我是中秋节被一群修士抓到的。”
    中秋节啊……现在都要立冬了,那也是好几个月了。不知道辉月是否还受到过其他的折磨,光是取乳汁这件事就够让人难受了。现在她还有精神在这里说近来的遭遇,并且有耐心的想办法自救,司黎觉得这人看起来弱但是心性绝对很坚强。
    “我在海底也经常听说自欢仙子的事情,都说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修士,所以我一直都希望是你来,还好你来了。”说完,辉月露出一个晃眼的笑容,让司黎紧绷的心都放松了下来。
    她的屋子是师尊俞朗星亲自过来选址布置的,各种结界就布下好几层。更别说她和明远用炼制的妖兽骨头制作的屋子和家具了,光是这冲天的邪性和鬼气一般低阶精怪与修士都无法靠近。
    不过她在盥洗室里设了一个结界,直接隔绝了这些气息对辉月的伤害,外面更是感受不到里面。
    人在江湖飘,安全是第一。
    “你的乳汁……是天生吗?真的有那功效?”司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这个尴尬的问题。
    辉月果然一下就脸红了,摇摇头,支支吾吾的说:“不是的,鲛人和人一样,只有哺乳期才会……我,我是被那些修士打了奇怪的药……才……才……”
    “明白。”
    “功效也是有的,不信你让你那小蛇试试……?”她小小声的建议。
    也不是不行?从乾坤袋取出那两个碗,里面的乳汁估计加起来还不到200ml。她用自制的陶瓷杯装了起来,那是司黎平日里喝水用的,目测也才300ml,但是这都才七分满。如果两天才滴这么点,那确实产量很少啊。
    小白听了指令,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蛇信舔了一下,不自觉的浑身打了个哆嗦。
    倒是没什么不良反应,感觉它喝完以后很高兴,还想再喝。
    司黎将信将疑,用自己的一些方法又测试了这奇怪的乳汁,最后拿起来闻了一下。
    好……好香啊救命,好像那种加了炼乳的热牛奶散发出的甜腻浓香,让人忍不住就想喝一口。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整杯都干完了,那一瞬间真的觉得浑身身体顺畅,一身浊气都散去的感觉。
    很难去形容这种感受,但是司黎猜辉月没有骗人,她的乳汁有很特殊的效果。
    见司黎看向她,辉月像是壮了壮胆一般,将衣服解开露出雪白饱满的双乳,乳晕很小粉嫩的乳头挺立着还渗这一些白色液体,看起来淫靡又诱人。
    “我没什么好报答您的,您直接喝吧……我不介意的。”她的脸上露出了英勇就义的表情,整张脸都涨红了。
    司黎本想笑一笑就过去,可是一想到再不突破金丹期,就剩下两年好活了……现在有个机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如果不试试看真的会后悔吧?
    辉月让鱼尾飘在木桶中,露出上半身,正好和站起身的司黎一般高。
    司黎看向披散着一头金发精致得像是雕塑一般的美人,正半敞着外衣露出酥胸,微张的小嘴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鬼斧神差般向前走去亲吻了她的额头。
    慢慢的她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皮和鼻尖,最后来到那张她垂涎欲滴的唇。
    似乎耳边听到一声轻笑声,她刚好奇的抬头去看眼前已经睁开眼的美人,只见美人勾过她的下巴,不管不顾的吻了上来。
    那亲吻的方式十分生涩,就是两片唇单纯的贴在一起,哦,还是用力的贴在一起,都有些硌到她的牙了。
    司黎自然的拿舌尖去引她,在破开她唇齿的那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辉月伸出双臂轻轻环住了她。
    昏暗的烛光下下,司黎瞪大眼睛瞧她,仿佛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辉月乖顺着仰着脖子让司黎亲吻,她甚至近乎变态的舔舐起他的身体,异常嫩滑。她闭着眼睛沉迷其中,辉月一声急促的呻吟牵动她的神经。睁眼发现她正伏在辉月的胸口,吮吸她的乳头,乳汁甘美甜腻的滋味从舌尖直接蔓延到了整个口腔。
    “嗯...轻点吸...慢些..哈啊…”伴着难耐的喘息说出这句话,辉月环住司黎的双臂似乎显得有些无力。
    司黎反客为主将她抱在怀中,埋头认真吮吸着,闭上眼一副沉醉其中的摸样。
    一声声难耐的呻吟中,辉月的眼神渐渐清明,勾起嘴角轻轻一笑,一个巧力竟是将司黎整个人带进了木桶里溅起了好大的水花。司黎被吓了一跳,更是被水冷得一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怪不好意思的将怀中的人放开,起身就要走却被拉住了。
    “热水也可以的……我想和你在水里,不想隔着一个桶……”辉月的双眸水光潋滟,红润的嘴唇肿了一些,明显是刚刚被司黎咬的。司黎怪尴尬的,但是又很怀念刚刚的感觉,心一横念了个咒,她色令智昏到用师尊送的高阶式神去外头烧柴火。
    “仙子很冷吧,抱着我就不会那么冷了。”似乎到了水中才是辉月的主场,不待司黎反应过来,又被辉月勾住衣服往她怀中一带低头咬住了她的双唇。辉月的动作不像刚刚那般生涩,无师自通的能力让司黎自愧不如,直接被亲到喘不过气来。
    救命,这是什么妖精。
    这回反倒是司黎被亲得娇喘连连,整个人的使不出力气来任由对方按头亲吻着。她能感受到自己对辉月的渴望,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真像是着魔了一样?
    不知道是水变热了还是她的身体变热了,她开始整个人贴在体温有些低的辉月身上,双手没有章法的去揉捏她的酥胸,勾起辉月阵阵喘息。
    “会疼吗?”司黎甚至还有余韵来关心辉月的感受。
    辉月温柔的笑了一下,吻住司黎微张的嘴。虽然她看起来温柔,但是行动可没有一点客气,舌头伸进司黎的嘴里缠着对方的舌头一刻不停。吻到司黎都要喘不上气时她才放开她,看她双眼迷离的看向自己,没注意到她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在水中摩挲着她的腿根处。
    只着中衣的司黎此刻在浴桶中,腰部以上露出在水面,湿透的衣裳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令她曲线毕露。
    她看似清瘦,其实身段匀称且有力,宽松的衣服下有着饱满的曲线。
    正欲沉沦下去时,她被识海的一个画面给吓醒了。
    十里外的落霞山是明远闭关修炼的地方,现在明显有人打破结界闯入其中了。
    直到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多荒唐。
    她在这个世界没有和谁有过亲密关系,更别说是亲密接触了,但是也反应过来刚刚她那样的情况多少有些不对劲了。上辈子虽然大学时期谈过一个男友,但也仅限于亲亲抱抱,工作后更是忙得连认识新的人都没空。
    她起身离开水中,捏了个决将身上的水分都弄干,警惕的看向辉月。
    辉月善解人意的开口解释了:“人鱼的乳汁如果不加以炼制,普通人喝了以后是会致幻的……但是我的体液可解……所以我刚刚才那么……”
    说完,好似不好意思一样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司黎扶额,她好像拿这条美人鱼没什么办法。
    脑海里止不住的回想刚刚的画面,她故作镇定的交代辉月一些事情,就带着还迷迷糊糊的小白御剑飞行前往落霞山了。
    她没看到刚刚还一脸娇羞的辉月瞬间变换了神情,一脸坦然的靠在浴桶里笑微笑,哪有一丝娇弱小白花的模样?
    --
    扮猪吃老虎的美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