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54.臭脸

      唐棠换上一件黑天鹅绒的一字肩礼物上车,脖子上挂的正是杨财阀大手笔的“海洋之心”。
    杨念森的穿着则是中规中矩,穿什么都掩盖不掉身上目空一切的气势。
    夫妻二人要去参加杨家举办的新年晚宴,晚宴参与的不光是杨家本族,还有旁系分支和必要的晋东权贵。
    杨念森不是爱闲聊的人,自顾自把弄着手机。
    路程走到一半,才道:“你跟杨慎最好不要接触太多。”
    大哥也不叫,就叫杨慎,真不礼貌嘿。
    唐棠哦了一声,到底还是好奇:“他怎么了,他很坏么?”
    杨念森扶额,进一步认定太太就是个不通人情事故的小白痴:“不能这么说。”
    原来杨慎并非大房正统嫡子,是其父亲的非婚生子。
    大房正妻一直无法怀孕,在杨慎这个孩子暴露出来时,她也是不哭不闹,说孩子可以抱回来养。
    前提条件是,务必要把杨慎的生母驱逐出国,一生都不能再联系。
    那个女人谁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
    明面上杨慎跟养母关系和谐,自小就很懂事乖巧,唯一惹人诟病的是,身子太弱。
    “他身上太多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杨念森收回手机,捏过她的脸:“跟你说话听见没有?”
    脸色真是臭得要命,她又不是聋子。
    杨念森携妻入场的刹那,便迎来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谁都知道杨家出来一个天纵横才的异类,早早脱离本家在海外搞资本的游戏,直接站在金钱游戏食物链的顶端。
    于是唐棠再年轻再好看,脖子上的东西再贵重,都不及丈夫给出去的一个眼神珍贵。
    唐棠无聊地避开人群,更不敢往那些女人堆里扎,女人对她的第一个话题是项链如何如何,第二话题就是她的肚子。
    在皇宫似的厕所里躲了一会儿,她干脆把项链摘了塞进镶黑珍珠的手包里。
    刚从里出来,杨慎站在窗边,朝她温温的笑了笑。
    唐棠恍惚一瞬,他这模样跟师兄有七八分的神似。
    都是一道温暖却有距离的笑。
    想起杨慎的身世,多少诡谲暗藏其中,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是怎么面对残酷的现实?
    杨慎摊开手:“后面有个阳光房,专门养殖东南亚热带的植物品种,我带你看看。”
    唐棠想了想,将晚宴上的百鬼和独一只比了比,还是跟了过去。
    都是“一家人”,她总不能立刻跟人甩脸色。
    阳光房布置得很有禅意,入口处水流缥缈着雾气,一尊藏传佛教的佛首半阖着目光。
    她在这里就走不动了。
    杨慎也停在这里,许久后道:“你喜欢这个?”
    唐棠点点头,问:“你呢。”
    杨慎道:“这是我从尼泊尔请回来的,它在这已经十几年了。”
    唐棠还是走开,杨慎身上有种神秘而抑郁的气质,她不想被影响。
    男人慢慢地跟在后面,然后是错开半个拳头的距离,就算谁看见也不会误会什么。
    前面大厅的喧嚣已经远远传来,唐棠忍不住问:“你不喜欢杨家,对吧?”
    只有内心有无数剧烈冲突和痛苦的人,才会需要这样一尊佛头来提醒自己,来说服自己平心静气。
    来找一片短暂的净土。
    杨慎脚步一顿,缓缓地笑着推一把眼镜,没有回答。
    长廊即将到尽头,他叫住唐棠:“有一次在外面碰到你,我不是有意去调查,请你理解。那个郑有才,你还是少跟他接触。”
    他转过身来,凝视着身前的小姑娘:“杨家的环境,不会允许你接触那些人。”
    “至于念森,他也不会想见到。”
    “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
    杨慎提前离开,还道,如果你需要钱,可以告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