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55.低烧

      唐棠不知杨慎知道多少关于她的事,“鸦隐”他知道吗?
    想来想去,他不至于还知道鸦隐,郑有才不会告诉谁。
    杨慎大概只以为她不过是在郑有才那边赚点鉴定外快。
    他跟她说这些,除了示好之外,还有别的目的么?
    唐棠坐在廊下发呆时,没看见楼上露台上,捏着高脚杯的杨念森,目光森然地,将她和杨慎交错的身影收进眼底。
    不到十点杨念森就要离场,到家后仿佛也没什么兴致。
    唐棠换衣服时,不经意地问了她一句:“项链怎么摘了?”
    唐棠回那玩意儿太重了,戴着好累,也怕掉了,收起来以防万一。
    杨念森冷淡地嗯了一声:“你要是不喜欢,下次提前告诉我。”
    来晋东的第一个年节,着实过得不怎么样。
    除了晚宴那次,也就是年初叁时领她回本家吃了顿不温不火的便饭。
    其他时间他要么在办公室里开海外会议,要么去融成集团进行年度审查,以及发布来年的攻坚任务。
    作为国际顶尖资本操盘手,他的财富的确不是凭空来的,逻辑、眼光、预判、才能和超标准的严格自律缺一不可。
    唐棠能见他的时间并不多,直到初五早上金秘书的到来。
    金秘书过来整理杨董的衣物和文件,告知唐棠,他们晚上就要提前回美国。
    下午两点,唐棠熬了自己唯一拿手的银耳莲子羹,往书房送去。
    敲门,咚咚咚叁下,里面延迟性地喊了一声进。
    唐棠错觉自己是人家手下的职员。
    “放那里吧。”
    杨念森挂了电话,送给唐棠一道冷峻的侧脸。
    唐棠习以为常,挨到他的椅子边,狗腿子似的给人捏捏肩膀:“休息下吧?”
    男人拿开她的手,专注而趋向无情地翻阅文件:“待会儿。”
    唐棠失望地哦了一声,尴尬地立在跟前,耗了两分钟。
    正当她要挪步离开时,杨念森忽的抬头,漆黑的瞳仁在眼镜后凝着她的眼睛。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唐棠没听懂他的暗示,摇头道:“就是看你好辛苦,回来也没好好休息下。”
    杨念森一挥手,道:“知道了。”
    唐棠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家里已经空空如也,冰凉地毫无人气。
    胸腔里慢慢涌出不可抑制的酸涩,狠吸了几口鼻子,当晚就发起低烧来。
    次日早上知秋来敲门,才发现她昏睡了好久。
    他照顾她惯了,娴熟地敷毛巾、煮粥、备小菜,去外面买了消炎药。
    唐棠囫囵地靠在床上,神情落寞。
    “想你老公了?”
    “没有。知秋,谢谢你。”
    知秋拖着手臂哼:“阿姐,你跟我说谢?”
    唐棠这才笑起来,一双杏眼弯又弯:“滚蛋,不识好歹的东西。”
    因着杨念森的提前离开,唐棠无事可做决定提前归校。
    宿舍里竟然还有一个人,是万霞。
    她羞涩地推了推厚厚的眼镜框:“没买到火车票...还有毕业论文要处理。”
    叁个小伙伴愉快地去后门吃麻辣烫,唐棠满嘴油光,给老郑打电话:“喂,那个青铜爵呢?”
    郑有才哎哟哎哟地叫姑奶奶:“你不过年我还过啊。”
    唐棠要他搞快点,郑有才没办法,也是提前回晋东了。
    ————
    微博:阿蛮今晚不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