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那你忍着点,不要叫(微h)

      虽然明若平生也只见过一次活春宫,但,她觉得自己眼光已经被养刁了。
    听着外头衣衫摩擦的响动,时而还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低喃,她一点儿都不动情,相反,隐隐还有些不耐烦。
    什么时候能结束啊?真希望这个江城月的动作能快点,对着昏迷不醒,还怀着妖胎的妻子都能动色欲,他那张脸长得再好看,也让明若觉得倒胃口。
    不过她后背靠着的那只小兔子,似乎想得和她不一样。
    大概在江城月说荤话助兴的时候,她的后腰就顶上了个物件,隔着两叁层衣衫,照样烫得她后背生汗。
    这柜门可都关着呢,什么都看不见,就听个声,有什么好激动的?
    黑暗中,明若不乐意的想用手去拨开那烫人的玩意儿,可才刚触到少年的衣衫,他就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猛推了她一下。
    明若躲不及,身子稍往前探了点,就把柜门顶开了一条缝。
    暖黄色的光透进来的那一刻,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江城月似乎是听见了声音,瞧那投在床帐上的影子侧过头来,明若瞬间捂住了嘴,后退着,将大半个人都压进了少年的怀里。
    眼下这种情况,他也不能再推拒,只好尽可能的也往后靠,整个后背几乎快跟木板贴平了,可怀里,那越来越贴近的曲线,仍旧映入了他的脑子。
    稍显丰腴却仍凹凸有致的腰,浑圆软糯的臀肉,还有那纤细修长的双腿,此时正一点点往他的腿缝之间挤进来。
    越逼着自己不去想,在脑海里的身形就越清晰,到最后,出现在少年脑子里的明若,甚至连件蔽体的衣服都快没有了。
    此时,正全神贯注盯着江城月的明若,根本没工夫搭理身后的少年。
    她眼看着衣衫半褪的江城月披上了外袍,似乎是打算从床上下来,查看那声响动的来源。她的脑子飞快转动,连被撞破后,该用什么借口搪塞过去都想好了。
    床上的女子忽然无意识的喃咛了一声。
    本已经坐到床沿的江城月,立刻就将注意力投回了女子的身上,声音微微发颤的抚着她的脸,深情道:“央儿,你听得到我在说话,对吧?你知道是我,你知道是我……”
    被当场抓包的危机过去了,明若不由长出了口气,紧接着,她便感受到了顶在后腰上,已经硬到硌人的物件。
    刚刚差一点就要被抓住了,他怎么反倒越来越兴奋了?这小兔子表面看着正正经经的,脑子里装着的都是些什么呀?
    借着那束昏黄的光,她蹙着眉扭回头来打量少年,只见他满脸通红的扭过了脑袋,圆滚滚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似是快被眼前的状况羞臊哭了。
    明若舔了舔嘴唇,嗯,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她勉强忍一忍吧。
    不稍一会儿,外头的男人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动作,喘息声从门缝透进来,在狭小的木柜里盘旋,比先前听着真切了不少。
    这对于白煜来说,也变得更煎熬了。
    特别是贴着他的女人,还一个劲儿的借着门缝往外头张望,前倾着腰,那大半的臀肉就将他的肉根托了起来。
    每当她趴着柜门,左右换着角度的往外打量时,贴着肉根的臀肉便会跟着她,时左时右的挤压敏感的柱身。
    快感纠缠着他的思绪,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已经搭上了女人的腰。
    “怎么了?”明若好奇地回头,用口型询问着。
    少年惊觉,慌忙松开手,那张小脸红得都能滴出血来了,“没,没事。”
    明若望着少年,回想起自己在春日淫宴图里的经历,不由,将他和在假山石后偷窥妻子通奸并自渎的丈夫联系到了一起。
    这小兔子先前那么尽心尽力的救穆央,大概是因为喜欢她吧?所以,他现在听着江城月同穆央欢好,才会欲恨交加,身体不可抑制的动情,脸上却难过的都快哭了。
    啧,瞧着也挺可怜的。
    明若将身处的木柜打量了一圈,这狭小的空间里挤着两个人,手都快伸展不开了,他哪怕想自渎也没办法吧。
    她又回头,瞧少年已经将大半张脸掩进了黑暗里,眸中更添怜悯。
    “小兔子,”她伸手戳了戳少年的胸口,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们紧贴的下身,用口型比划着,“我帮你?”
    帮?帮什么?怎么帮?
    少年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敏感的肉根就被两瓣臀肉夹在了当间,虽然还隔着衣裙,但酥麻的快感,仍旧如无数道穿透身体的细丝般,将他激得弓起了身子。
    所幸,外头的江城月也正情到浓时,他那一声难耐的喘息,并未引人察觉。
    “别!”他贴上明若的脊背,整个瞳仁都缩紧了,“别,别动……”
    他想挣扎,又怕闹出动静来会被江城月发现,可任由女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
    ‘就任由她继续呗,不是很舒服吗?’
    从心底传来的声音,让他不禁浑身一僵。
    ‘熬了两叁百年,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你不觉得亏吗?当年同你一道修行的兔妖们,现在都儿孙满堂了,唯独你,偏学什么清修道?功力不见涨,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连春季发情时,都得可怜兮兮的躲在山洞里自己解决。’
    令他不悦的讥笑声,仿佛就贴在他的耳畔。
    ‘肉都到嘴边了,还要继续忍下去?行,那你就忍吧,反正,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做一只没用的畜生。’
    明若也不知身后的人是怎么了,明明一开始还在推拒,突然那双手又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带进了怀里。
    她刚好奇的抬头去看,少年又勾过她的下巴,不管不顾的吻了上来。
    那亲吻的方式十分生涩,就是两片唇单纯的贴在一起,哦,还是用力的贴在一起,都有些硌到她的牙了。
    明若自然的拿舌尖去引他,在破开他唇齿的那一瞬间,抵在她股间的肉根明显抖了抖,昏暗的光线下,少年瞪大眼睛瞧她,仿佛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熟悉的反应?难不成?
    明若退开唇舌,贴到他的耳畔,伸手抚着他的脸颊,用微弱的气声询问道:“第一次?”
    少年轻若未闻的嗯了一声,红着脸将脑袋埋低,下巴都压到了她的肩膀上。
    “那你忍着点,不要叫。”
    时至今日,明若还能回想起在山谷里收伏乌相时的场景,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妖第一次欢好的时候都像乌相那么能叫,但眼前这种状况下,她还是得做两手准备。
    这头,听她那么有经验的给自己提要求,少年的心尖泛起了一阵酸意,他好歹是第一次,真的要和这个女人做嘛?
    那头,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江城月发现的明若,已经把禁声咒唤了出来。
    “我……”
    想反悔的少年才刚说了一个字,两片薄唇便被一道符咒粘住了,所有的声音瞬间,被堵回了嗓子眼。
    “我会温柔一点的,”明若的手伸进了他的衣衫里,毫不犹豫的捏住了贴着她股间的肉根,“小兔子,乖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