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我听说兔子都不太行(微h)

      幽暗狭小的空间内,身体的感官被无限放大。
    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汗水沁湿衣衫,黏腻的触感遍布脊背,白煜用尽全力的呼吸着,可只要少女的手在他身下稍一动作,那气息就乱了。
    他的脸颊已经靠到了少女的背上,隔着那棉麻的布料,在那光洁的肌肤上来回磨蹭。灼热的气息喷溅出来,打在露出领口的脖颈处,引得她也不禁跟着缩瑟起身子。
    “舒服吗?”
    明若回眸瞧着他求饶的眼神,握着肉柱的手指,沿着伞冠下的凹槽又作弄似的转了一圈。
    被磨得开始颤抖的少年睫毛闪烁,骨结分明的五指搭在了她的肩上,捏得她的衣衫都有些发皱了。
    他张不开嘴,在这样狭小的木柜里,仅靠鼻子呼吸是远远不够的。加上啃食着他理智的快感,一浪强过一浪,那张可怜巴巴的小脸涨得绯红,已经分不出,到底是憋得还是舒服得了。
    “不可以射出来,会有味道。”
    眼瞧着少年抑制不住的挺腰送往,明若环住那伞冠下的凹槽稍用力的一掐。
    白煜倒吸了口凉气,紧接着,一双本就被欲望熏红了的眼睛,骤然又添了几分委屈,水濛濛的,只看得明若忍不住责问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快活一下。
    明若对着这样一张脸,终究是狠不下心肠,松开掐住顶端的手指,顺着肉根向下拂去,花样翻飞,几乎在一瞬间就又将少年身体里的欲望点燃了。
    他难耐的扶住明若的肩头,脸颊贴着她的脖颈,喉结滚动着,无数细碎的喘息想涌出来,可都被生生堵在了喉头。
    委屈,不论是欲望还是喘息都想宣泄。
    复杂的情绪纠缠着他,他又无可奈何,只好贴着明若的脖颈蹭来蹭去,像只求欢不得的小兽,本能的弓着腰背,把肉根往她套弄的手指间送。
    在他这样的厮磨下,明若的身体也渐渐有些热了起来。
    耳畔,少年浓重的鼻息声,似乎带着火焰,从她的脖颈处一路烧下去。
    原本,明若对江城月的那些淫语,完全提不起兴致,现在也不知是不是心境变了,她竟觉得那些话,其实也挺挑逗人的。
    “你舒服得腿都在发抖呢,”她学着江城月说话的方式,扭头望向身后的少年,手上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想射出来吗?不可以哦,如果把我的手弄脏了,我要罚你的,小兔子。”
    因为多少还忌惮着外头的人,明若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压成了气声,喷溅在他耳边的。
    少年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麻了,下腹酸涩得他忍不住绷紧了肌肉,牙关紧咬着,下颚线都分明了许多。
    她才是妖精!她才是妖精!
    白煜仰起脖子,将后脑勺顶在木板上,呼吸已经明显赶不上吞咽了,绯色从他的脸颊上爬下来,整个脖子,甚至整个人都开始变红。
    “……”
    直至一阵难以抑制的抽搐,他一把抱住了少女的身子,兴奋到不停地跳动的肉根,抵住她的掌心,一股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
    当他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明若又勾过了他的下巴。
    那张稍显幼态的小脸,像是从情欲的池子刚捞出来似的,眼眶鼻头都是红红的,眼角还有些许蹭糊了的泪痕,好看的眉峰耷拉下来,委委屈屈的可怜样儿,完全就是个被歹人欺辱了的小媳妇。
    可若仔细再看,那双蒙着水汽的大眼睛里,含着羞臊、嗔怪,甚至还有些许欲拒还迎。
    明若抬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解开了封在他嘴上的禁声咒。
    少年张口先是粗喘了一阵,紧接着,两片薄唇又抿了起来。
    此时此刻,他应该是要说些什么的,可被少女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似乎除了让脸颊不断升温外,什么都做不了了。
    “这些,你要负责处理干净。”
    都没等他反应过来,少女的指腹就已经贴到了他的唇片上。
    黏腻又带着些许腥臭的味道窜入他的鼻腔,他本能的朝后躲,可他早已贴上了柜子的背板,无路可退。
    少女的手指钻入了他的口中,舌尖触及那白浊时,他才惊觉,那是自己刚刚射出来的东西。
    他皱着眉想推开明若的手,可一想到方才就是因为他的推拒,才害得两人差点被发现,那伸出去的手就停在了半空。
    “唔……”
    少年不满的皱眉,用牙齿咬住她的指节,又用舌头去顶她,可谁知,明若不退反进,顺着他舌头推拒的力道,同他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渐渐的,白煜都有些忘了,自己最初抵抗的原因是什么了。
    明若的手指在他的唇舌间搅动,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淌下一条银丝,明若瞧着,眸色渐深。
    “自己的东西好吃吗?”
    她坏笑着捧住少年的脸,将指节上的唾液和白浊,尽数擦在了他的脸颊上,又侧过身子来,将唇瓣贴在他的下颚上,若近若离的磨蹭。
    本还有些来气的少年,瞬间又绷紧了身子,喉结不可抑制的频繁滚动,那双悬在半空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搭上了明若的腰。
    刚刚才宣泄过的肉根,抖了抖,又隐隐有了抬头之势。
    “这么快就恢复精神了?”明若似是有些诧异,隔着衣物,用手指点住那凸起的顶端,“我明明听说,兔子都不太行的。”
    什么叫不行!少年气急,胯下的肉根似乎也是急着想证明自己,跳动着又涨大了几分。
    在那事儿上,兔子能坚持的时间确实不长,但架不住它们恢复快、次数多呀,况且他是兔妖,又不是普通的兔子!他,他,他很行的!
    一个急于证明自己,一个本就是诚心挑逗,两人紧靠在一起,目光相触,自是火花四溅。
    就在少年的唇要落下去的时候,正房门外,忽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连带着床上的江城月在内,屋里沉沦于情欲的叁人一下子都清醒了过来。
    明若蹙眉从缝隙里望出去,见江城月急匆匆地帮穆央盖好被褥,拢了件里衣就赶去开门。外头的声音似乎是个男人的,具体说的什么,听不太清楚,但能肯定,是件急事。
    果然,江城月只是哑着嗓子回了几个好,便随便套了件外袍,跟那人离开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在柜子里的两人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趁着这个时机赶紧走才是正事,可,明若望向身后的小兔子,那小兔子也同样望着她。
    一旦离开这里,对方可能就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就这样结束,未免也太可惜了。
    两人几乎抱着一样的想法,所以谁也没有先动。
    “我……”终于,明若先舔着干涩的唇瓣开了口。
    少年生怕她是要说离开,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一下子箍着她的脸,吻了下去。
    不需要再担心被外头的人听见,唇舌的纠缠也变得更为肆意,少年学得很快,只不过是两个回合,他就已经能勾着明若伸出舌头来,搅出不少花样了。
    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身体里仿佛有个填不满的窟窿,非得把眼前的少女拆开揉碎了,埋进去,才能缓解那无限膨胀的欲望。
    从前,没有这样过的。
    他松开唇舌,眼神迷离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纠缠的呼吸,令他在某个瞬间,生出了几分不可控的贪念,不止是一次,他想彻底的占有她。
    许是方才,心里一直绷着根弦,此时松懈下来了,他才隐隐察觉到一阵让人目眩神迷的香气。
    那是什么味道?他蹙眉细想,可看着眼前逐渐凑过来的明若,他的思绪又被那唇瓣引了过去,算了,管他什么香气。
    正当他用指腹摩挲着少女的脸颊,准备再次吻上那两片红唇的时候,柜门忽然被人从外头拉了开来。
    “还不出来!”朝岁铁青着一张脸,怒视着相拥在一起陷入呆滞的两人,咬牙切齿的喝道:“给我松开!”
    —————————————————
    茶言茶语:
    麻辣兔头只能浅尝一下,只有肉汤,就努努力双更了。
    兔子暂时吃不到全餐,他还需要充当下剧情的工具人,只能偶尔让若若玩着解闷。
    先打个预警,这只兔子的设定是绿茶,害人、争宠、装无辜一手灵,所以,爱软萌无害姐狗的,请勿给错爱的号码牌。
    --